安心做一条咸鱼

【贾尼】早春(一发完)

早春
他是龙AU
短篇一发完,很甜请放心食用
配对:tony/Jarvis (斜线无关攻受)
同人文处女作,OOC请多包涵
文案:

正文

“你相信轮回吗?”

很多的童话的开头都是这样: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来自西方的恶龙抓住了一位美丽的公主“
这样的故事纯属扯淡,公主又瘦又不好吃,还时时刻刻大吼大叫,没有那么傻的龙会愿意去抓她们。但也不知道是哪条脑子抽风的老龙定了这么一条操蛋的规定:
“每只龙必须抓一位公主,借此帮主自己的传宗接代“【注1】
Tony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龙。他也有呼风唤雨的曾经,他年少时,也称得上意气风发,也经常吹嘘自己“富可敌国”,同时他也是一位为龙族的安危而冲锋陷阵的战士,他能打造出刀枪不入的盔甲和削铁如泥的刀剑,一切都结束于一场与自己队友的内战。关于这的传闻也有不少:他付出了时间,金钱,情感和精力,最后却是好友离去,队伍分崩离析,赔得血本无归……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就成为了一条实实在在脾气古怪的龙
他讨厌老土的规定,讨厌和一群脸上时刻挂着一副”bitch,滚远点“欠揍表情的老龙呆在一起。
没有多少龙愿意和Tony这样只爱金子和打造盔甲的龙分享同一个龙岛,唯一能与其他龙合得来的就是他张口就来的黄段子,Tony放肆而张扬,可好像又没有龙能真正理解他。
言归正传,Tony是一条宅龙,他也懒的理又麻烦又没用的老土规定,直到在老友pepper的再三威逼利诱下,他不情不愿地拍拍翅膀,开始物色起了自己的公主。

Tony无所事事地在空中游荡,时不时俯视眼底宏伟的城堡。早春的阳光舒适的照在龙鳞上,他的目标是找一位金发细腰的大胸美人公主。(似乎这样的女人都没有什么脑子)最好是能帮他数金币,帮他清洗龙鳞……
他微微眯着眼睛,经过“慎重”的挑选,他将目标锁定在下方草坪上正与其他人谈话的公主——金发细腰……好吧没有大胸,不过那无关紧要。就她没错了
Tony向下俯冲下去。

Jarvis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棘手的是怎么向面前这个棕色蠢龙解释清楚自己TM是个王子。
更恼火的是这个正当他和亲友谈的兴致勃勃是突然从天而降的家伙,此刻正一脸无辜地望着自己。
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儿。
Jarvis决定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你们捉人之前都不看清楚吗?”
“不能怪我,很多龙都脸盲的”
“那你们怎么分辨抓到的是不是公主?“
“我们通常看谁好看就抓谁”
所以自己是被夸了吗?jarvis陷入了思考,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么误会澄清了,我能走了吗?”
“不行!!!”
“好吧……为什么?”Jarvis好脾气地问道
当jarvis得到”龙族传宗接代需要“这样的回答时,差点没气炸,这绝对是他长这么大听到过最彻底的扯淡的理由了。性别摆在这呢,男人也可以生孩子,(我居然是下面的)??
“我不吃人,你也不吃龙,有什么冲突吗?”傻龙理直气壮,他可不想把到手的王子放走。Tony拍拍翅膀进了山洞,不可避免地把地上的金币踩得“唰啦”响。

如今那位金发碧眼的王子,已经在岛上住下。Tony已经知道他叫Jarvis了,不得不说他比其他王子更体贴更绅士——更……美好?
是的“美好”Tony用这个词来形容他。
Jar总能提醒他由金属单质,硅,铁和共价化合物冶炼出的金属能铸造成盔甲【注2】。有时会逼着Tony早睡早起。Jar经常会叫他sir并告诉他在人类社会这是最最高级的敬称。
当然他们相处时也不全是这么温馨:)Jarvis从来不会帮他数金币和洗龙鳞,还经常趁他外出时把那些腻死龙的甜品全部推倒海里,然后完全无视Tony心碎的声音。有时Jarvis会拉这他出去走走,并郑重地警告他:如果在宅在洞里,他的龙鳞迟早会生锈。“春天的阳光很好。”Jarvis笑着说,他仰起头望着天空,Tony悄悄的打量着他,阳光为他英俊的脸上镀上一层金边。他的眼睛蓝的好似岛外一望无际的海水,美好的如同人间暖阳初上。
争执是朋友(老夫老妻)之间无可避免的,一人一龙的世界观当然不可能完全一致。
晚餐时间里他们经常在谈论政治问题时出现分歧,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这样的结果通常是Tony第二天被饿醒,然后可怜兮兮地求jar不要丢掉他的甜食。
好歹jarvis也是一国储君,国王也几次派兵嚷着要接自己的宝贝儿子回家,通常军队到龙岛后,jarvis都会一脸阴沉地窝在洞里不出来,tony很诧异jar没有回家的意思,不过也正应了他的心意。
在他又一次拍拍翅膀去打发军队后,他好奇地问起来tony为什么不离开,jarvis只是转了身,看着山洞前的大海与蓝天,轻轻开口:“我不离开,因为有更重要的东西“tony看着他淡金的头发在海风与阳光的亲吻下如此耀眼。第一次,他感觉自己心脏跳动得如此之猛烈。
作为一只宅龙的tony第一次发现岛外的天空竟如此之湛蓝,海风竟如此之清爽,大海竟也不是如他想象的一般只是一滩无望的死水。
其实tony的梦想是找一位对他百依百顺,金发碧眼身材火辣的姑娘,可他最终却找了一个男人,一个时常会理直气壮扔掉他甜食的男人,他的眼睛会让tony好像坠入一片温柔的海洋。
Tony的变化大得让其他龙惊叹,他不再总是对他人抱有敌意,心存戒备;他不再总任性地一意孤行;他甚至开始变得稳重而坚强。
至于原因,只有tony自己知道了。
对于一只活了几百年的龙来说,人类的爱恨情仇似乎格外肤浅,坦白来讲,龙实在称不上忠贞的生灵,但在他们漫长到孤独的生命中,也会充满错过和遗失。Tony不信仰神明,也不相信命运,他当然知道自己一头扎进命运的洪流中会磕得头破血流,也会为自己的性格吃无数亏,吞无数恶果,可·他·一直这样,倔强得不愿低头。但总有东西能让他放下执念,放下个性,也许是一种信仰,也许是一个人。

Jarvis一直陪在他身边,一晃便是十年。
事情发生在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晴天,平凡到无异于十年间的任何一个早晨。
Jarvis开口对tony说:“sir我要走了”
“走?去哪儿?“
“回到我的王国”
为什么?tony硬生生咽下了到喉头的问题。他愣在原地。
“战火已经烧到了我的王国,我必须回去“

龙族一直被人类奉为神明。实则,身为龙的tony能做的并不多,他无法干预时间的流逝,无法决定未来的方向,他甚至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无法阻止jarvis的离去。
他第一次憎恨自己的无能。
Tony想霸道地堵住他的去路,就像初见时的那样恶狠狠地说“不许走“
可是他不能。
他不能因为自私而磨灭jarvis的未来,他不能一意孤行而剥夺jarvis的选择,他不能让自己成为jarvis一生的遗憾。
“嗯“tony发出了一声浓厚的鼻音。
Jarvis头一次看到tony漂亮的焦糖色的双眼隐隐泛红。
他不知道如何安慰tony,他努力撑开双手,直到胳膊酸痛。可惜最终只能勉强抱住了tony的半个小腿。
他们这一辈子都无法真正地相拥。
“sir”他开口:“找一位真正的公主度过你的成人礼,然后和她好好生活,成为一只强大的龙”
祝福的话语中,jarvis平日里干净的声线沙哑得如同从腐朽的木头硬生生拔出生锈的螺丝时般的刺耳而锋利。
然后,jarvis转身,迈步,离开。
Tony目送着jarvis单薄的身影头也不回地慢慢消失在群山之中。
他当然不想回头让tony看见他无声落泪的脸。

Tony终究还是没有去再寻找另一位公主。
他的心终究已经满得装不下别人了。
Tony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多少次春秋的轮转,龙的一生过于漫长而孤独,一只龙不需要人类的陪伴和关于时间的计算和把握;他们无法渴求一个同自己一般高贵且永恒的生命,在他们漫长到无以复加的岁月里击败他的孤独;可tony需要。
他曾经如同这岛中的最尖锐的的岩壁,孤独而坚硬。知道遇见了jarvis,他终于开始改变,化为一汪宁静的海水。
他忘了这是jarvis离开的第一个年头了。
他在无数的白天与黑夜里回想起自己入世时的野心,回想他的荣耀,回想他与jarvis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回想jarvis离去的那天的海水与蓝天。
Jarvis就像他生命里一次一晃而过的春天。他的到来让tony第一次有了归属感,如此温暖,却又如此刻骨铭心。
春天终将逝去。

“你相信轮回吗?”pepper放下手中的文件,无奈得看向不出席会议而窝在工作间的某总裁。
“轮回是什么?我可是无神论者”tony放下扳手抓起毛巾摸了把满是油污的脸。
“不过如果真的有的话,我以前一定是一头巨龙,战功赫赫闻名天下身边全是辣妹和美女的那种!”
“你是赞成我的对吧,jar?”
“当然,sir”系统的AI轻笑着回答“always for you,sir”
END

注1:参考《他是龙》电影的设定。
注2:鱼唇的写手瞎编的,千万不要较真。

评论(3)

热度(31)